斩茨腿

你好呀//这里兔子子 主凹凸世界/魔道祖师/APH半退 主角控/主角受向/all主角注意

〖卡金〗星辰夜游(上)

○ 是画手搞事
○ 小王子pa
○ 文笔很小学生也很ooc所以请慎 (´・д・`)…
为tag添砖加瓦(不需要


在一个富饶的星球上,有一位小王子,名字叫做卡米尔。他是老国王十三位王子中最被看好的一位,大家都认为小王子会继承老国王留下的一切。
卡米尔不这么想。
他喜欢阅读,在一行行铅字中度过时光;任何权利的争夺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一头头愚蠢的动物无谓的自相残杀。
于是,在三月某一个月亮最圆的日子,小王子坐着飞船,带着他最喜欢的书偷偷的离开了。

小王子卡米尔的第一站是一个体表全是蓝色的星球。
他向着他逃出的东方不停前进,因为他带出的那本书里告诉他,东方有大片大片富饶的土地,和只存在于传说的大海。
大海是什么颜色呢?卡米尔想。
仅仅是蓝蓝的,荡漾着波纹的东西吗?
体表全是蓝色的星球也没有大海,但这没有让卡米尔失望。它的土地全是由蓝色的土壤构成,远远看去仿佛人置身于海洋一般。
卡米尔下了飞船。很多星球都没有人类居住的痕迹,这颗星球也不例外。
他没走很远,因为他看到了一株玫瑰花。
他无需困惑很久就能知道大海的颜色了。玫瑰花开的娇嫩欲滴,花瓣上有着被人精心浇灌产生的露水。
卡米尔蹲下身看着这朵玫瑰,生长在蓝色的土地上让它的美更加突出。
“嘿嘿,它是不是很美?”
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卡米尔飞快的回过头,却只有一个金发的少年。
对方走路仿佛没有声音一般,让卡米尔没有辨别出夹在冷风里的脚步声。
“我在这里呆了很久啦。”金发的少年自顾自的走过来蹲在卡米尔旁边,眼里是对玫瑰花毫不掩饰的喜爱。“它开的很好,可惜很快就要死了。”
金发的少年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些什么,卡米尔都没有注意。
因为那个金发少年有些和他一样却又不同的眼睛。相比卡米尔的,金发少年的眼睛蓝的更加纯粹,卡米尔仅能用“像天空一样”来形容他。
但是他想那一定就是大海的颜色了。

卡米尔开始和金一起旅行。
金是这个少年的名字。就像他的发色一样,带着让人暖洋洋的魔力。
卡米尔承认他有一些私心,他鬼使神差般的想和那双仿佛盛着大海的眸子在一起。
金还抱着他的玫瑰花——卡米尔将玫瑰花的根系连同一捧蓝色的泥土一起装进了玻璃罩,送给了金。他说不清这样还能不能维持它的寿命,但是卡米尔答应金一定会用最好的营养液来悉心培育它。
卡米尔将飞船调成了自动驾驶模式,带着书走到金附近。金正抱着玫瑰花打瞌睡,头一点一点的,却不肯睡觉。感觉到卡米尔过来了,金才勉强抬起头叫了一声卡米尔。卡米尔嗯了一声,又用书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头道:“困了就睡吧。”
金用力的摇了摇头,“我在和玫瑰说话!”
卡米尔愣了愣,却没有在眼神里表现出来。“和玫瑰?”他轻声问。“对呀对呀,玫瑰是一个穿着粉红色裙子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呢!但是好像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看见她呢…”金说着说着有点失落一般垂下头,盯着玫瑰的叶子。
“啊!对了!我可以帮卡米尔和玫瑰传话的嘛!”金猛地抬起头,眼睛里迸发出让卡米尔也失神了一瞬的光彩。他的蓝瞳里像是有着大海激起的海浪,却又像盛着晨曦时金色的光。
“好。”卡米尔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金开始兴致勃勃起来,在卡米尔耳边喋喋不休的讲那朵玫瑰。他说他每天都会为玫瑰浇水施肥,这些活对他很轻松,他也努力将玫瑰喂养的比蓝色星球上的其他玫瑰更加漂亮。他做到了,因为有一天他从玫瑰身边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黑发女孩子,坐在玫瑰花心上看着他。
卡米尔默默的翻着书页,视线过了很久却还聚集在第一行。
旅行就这样开始了。

卡米尔预定的第二站是一颗白色的星球。
他曾在王国图书馆阅读过所有的星际旅游手册,那些有着不同颜色,不同人群的星球吸引了当时尚且年幼的小王子。
白色的星球上都是雪,三月的寒风在这里像是找到了归属,吹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嚣张。卡米尔掖了掖红色的围巾,叫醒了金。
卡米尔踩着雪,厚厚的积雪吞噬了他的靴子,踩进去咯吱咯吱的想。
他这样行进了一小段路程,突然想到这次金太安静了。
果然,他回头,身后只剩下飞船巨大的壳子和白茫茫的雪地。雪花还在不停的飘落,试图将雪地筑的更高。
“金!”卡米尔失声的大喊,感情一向内敛的小王子头一次体验到着急的感觉。
与雪地截然相反的,是这里的树木。它们常年生长在雪里,树冠都是纯白色的,和雪地的颜色一个样,仅仅能从树上长的是苹果,桃子还是面包来分辨这是一颗什么球。
“卡米尔!我在这里!”
卡米尔辨别了一下声音的方向,是在一颗苹果树下。他轻舒了口气,走向那棵结着白色苹果的树。
“金,下次不要乱跑,这样…”
小王子在看到金发少年的一刻截然语塞,金发少年正抱着一只狐狸兴致勃勃的向他展示。“这是我的新朋友!”金抚摸了一下狐狸火红色的皮毛,“卡米尔,我们带上它吧!狐狸说它知道很多关于这个星系的事情呢!”
卡米尔看向那只狐狸。它的眼睛滴溜溜转了转,露出狡黠的动物特有的微笑。
小王子点了点头,却没有做声。他总有一种很坏的直觉,这种关于危险的第六感曾经帮他逃过了一次被脱离轨道坠落的星星砸死的灾祸。
他直觉这只狐狸并不是普通的狐狸。

他们在白色的星球停留了几天。
狐狸是一只可以说话的狐狸,说话时和普通小动物不同颜色的那双眼睛就会滴溜溜转。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情,比如骗金给它吃他的烤面包果。
卡米尔坐在树上看书。被虫子蛀空了躯干的老树成了他们这几天的临时居所,坐在树上看着天空的时候往往是卡米尔最喜欢的。
金烤了五个面包果,给了卡米尔一个,他自己吃了一个,剩下的三个全进了那只金眼狐狸的肚子。
金没有吃饱,提议再去找找周围有什么吃的东西。
狐狸就坐在刚才的火堆旁边,优雅的舔了舔爪子。等到金走远了,它就灵活敏捷的上了树,完全不是那副需要金抱着的样子了。
“卡米尔大人。”狐狸开口道,“您不记得我了吗?”
这话在卡米尔听来非常奇怪,因为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个白色的星球,也没有见过金色眼睛口吐人言的狐狸。“我这样的小人物,也难怪您记不住。”狐狸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它又舔了舔自己的毛发。“但是金大人,您总该记得吧?”
卡米尔皱了皱眉。“不,我们只是一起旅行了一段时间。”
狐狸显然有点错愕,“金大人也很不对劲呢,他居然连我也不记得了。很久以前,他明明也说我们是好朋友。”
“够了。”卡米尔出声打断了它,“你待在金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
小王子说完这句话有点惊讶,他不懂那个普通的金发少年有什么值得他这样担心的。仅仅是因为他眼睛里盛着大海吗?
狐狸又露出那种笑,“现在我才觉得您有点像卡米尔大人了。”狐狸晃了晃尾巴跳下树去,是金回来了。它回过头,用只有卡米尔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会在以后的旅行里找到答案的。”

他们分吃了面包果,卡米尔无心参与。
从狐狸的话来看,它仿佛很早就认识了金和他。可是金说过这是他的“新朋友”,他们两个都没有关于狐狸的记忆。
他没想过旅行的终点会是哪里,他不可能永远在宇宙的星系里航行下去。
金呢?
他好像还没有说过他旅行的目的呢。为了陪着他的玫瑰花吗?
卡米尔的思绪很快被一阵叫声打断了。声音的源头正是金,他像往常一样捧着玻璃罩里的玫瑰花。
“卡米尔!玫瑰掉了两片花瓣了!”金的语气十分焦急,眉毛苦兮兮的皱在一起。“你说玫瑰会不会要死了啊。”
小王子矫健的跳下树,落在树下的雪层上一点也不疼。“给我看看。”他接过玫瑰花,原本鲜红的花瓣,边缘已经开始微微卷曲。而蓝色的土壤上,俨然躺着两片已经变黑的花瓣。
这是很正常的事,卡米尔本想说。每朵花都有寿命的限制,不可能永远陪着你的。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沉默已经告诉了金这个真相。

明明没有任何产出但是最近竟然在涨粉💦💦💦

哇太棒了😭😭😭😭旋转暴风打call

休伦特:

谢谢,没有一一回复了,不过对每一个在上条LOFTER留评论的妹纸由衷地感谢。看到你们的评论时正好在电影院,差点眼红,只是当时不知道该和你们回复什么才好。




并不是不再喜欢他们,也不是没有能写的梗了,只是我自己也觉得早就进入了一个原地打转的状态。这样并不好,手法,题材,主题,不调整变化只写顺手的东西是不够的,一味地依照自我感觉写,自己和他人慢慢会变得腻味是正常的。每当进入这样的状态又无法突破的时候,就是自认为已经写无可写的时候了。姑且把这样的心态称之为“有所追求”吧。


 


既然决定写下这些的东西,那我再多表白一下自己。在好茶的这几年,很感谢这对CP有极强的包容度,让我尝试了很多梗,用了很多不同的写法,对我的细节搭建能力和题材拓宽能力都是极好的锻炼。也很感谢读者,虽然我很少回复总是自称自娱自乐显得不甚关心,但我心里有数,尤其是有几个从最开始就默默给我点赞一点就是好几年的迷妹(由衷感激地用上了这个词),还有趁放假回家马上给我评论的几个寄宿生,能关注我到现在的,都是天地偌大有缘玩耍的同道人,都给予过我满足感和动力。



并不是一定要热度转发人气这种东西,可我还是在意的,因为这些对任何写手来说都是一种标尺,衡量着一定程度的好坏。从没有冷淡到你们看完文怎么样我都无所谓,我的心理是这样的:从写好茶开始就鲜少公开要留言和转发,一方面是因为评论了我也不见得能继续聊下去,三次元一直很忙,不可能又写文又聊天,只有继续以文为报最实在。另一方面,从不直接要文评是自尊心的问题,我觉得如果文够好,留评论或者转发或者点热度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何必诱导去要,如果说觉得我总是“高冷”,那我坦白在这个方面自己确实很太过自负傲慢。想要互动和赞美吗?当然想,尤其是写了一篇费劲的东西,我总要一个人下楼去马路旁蹲半个钟头才能缓过来,写完得吃止痛药也搞过三四次,完成以后几个小时睡不着思考还有没有修改的余地也是经常的,做过努力,肯定是想要大量的认可来作为回报的。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的好评,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文肯定有问题,但是问题在哪里,该怎么处理,这么处理真的好吗……这就是我现在暂停的原因。


 


过去觉得怕说错话不敢评论的妹纸你们放心,不论你们说过什么我都很开心的。还有妹子和我私信过说觉得评论写不好,觉得怕误判我的文,其实我从不干涉你们怎么理解我的文,如果需要我还是会做一定的解读,但最重要的还是你们按照自己的意思看得舒服,那就算是没白写。说到底,我是一个想要评论和聊文想得要死又不做声的人,这大概也是一种“傲娇”。


 


那就来解读一下。那天晚上和鹿鹿聊电话的时候跟我说,写个解读吧,谢谢鹿鹿细细看完并且安慰我,那我就来写。已经说过了,《到此为止》、《昨日放映》、《无事喧哗》是一个暗暗写完的系列,三年时间,一年一篇。从人物心理来说,是一个成长成熟的过程,《到此为止》里的王耀其实一直维持着大学生的心理状态,逃避过去又沉湎其中,是相对幼稚的,到了《昨日放映》里的王耀,决断老练一些了,尽力之后了也能当断就断不要余孽连连,最后的《无视喧哗》,亚瑟是心理是三个暗恋故事里最冷静最透彻的,略显得不作为了一点,但这是我认为的成年人的正确处理方式,连贯下来,这是一个纯情男生到青年男人的心理过程,从一点回忆泛起就疼痛难耐,到就让刺扎在心里各活各的,这也是作为作者的我在三年里的心态变化。从剧情上来说,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三个角度呢?是因为在我看来,唯有这三种类型的活人之间的恋爱不论如何努力都毫无转机:一是完全错过对方已不回头,二是不属同类对方性向不同,三是对方情有所属不能介入,在这样注定没有收获的状态下怎么回顾一生挚爱,是很能满足我写心理戏欲望的题材,也是最能体现我本人的某些观点的故事类型。


 


来单独说说最后这篇《无事喧哗》。就像和鹿鹿说的,这是一个有意写得温和的收尾,并不是想让谁哭到崩溃,只是说说那个人,说说过去,然后心里皱了一下。谁的人生不是个大俗套,这事不稀奇,可再不稀奇再俗气,到底还是一个枉然。这个一个必须放在攻方视角写的故事,和几个后来同我聊的妹子都说过,为什么下笔这么碎、这么淡、口语感增多、略带吐槽、亚瑟在社交账户写的文字段和回忆内容的前后不对应,因为这就是一个不得不自我阉割掉了独占欲的攻方有删选的、心烦怅然之下的回忆,是零散的、多年之后的散碎思绪。场景挑的都是烂大街场景,梗也是没有新意的梗,是有心要这么写的,为的是表达诸事原本普普通通无奇,因为你可堪我在异国回味一辈子,这就是亚瑟.柯克兰看似平淡地处理掉了这段关系后,在他心底这份爱意的浓度。关于结局,王耀原本是不用出场的,这个节点忽然出现太刻意蹊跷,所以安排这个账号是为了打游戏才开的,和王耀原本就爱玩网游成呼应,这么润饰一下。后来又觉得王耀必须得出场,为这个故事做一个真正的收尾,而不是亚瑟.柯克兰单方面反复暗示自己的那种“结束”。其实亚瑟.柯克兰在社交账号上写的这几段,除非当事人,是看不到他在说的是自己,这一句谢谢,是王耀这么多年后的讶然、恍然大悟、百感交集、无以为报、只能如此。就《到此为止》、《昨日放映》、《无事喧哗》三个故事的结局比对,另外两个故事的结局都没有像《无事》这样在事后得到另外一方的回应,把唯一一次的来自对方的正面回应放在最后一个故事里,也意在用王耀的这句道谢当作整个系列的最后收尾。


 


你爱过我,可惜我没勇气也一样爱你,你决定不回来了,我只能谢谢你那样喜欢过我,我现在已经是混迹在车流的平凡大众,唯有你那么爱我的时候,我是独特的。


 


我爱过你,虽然你只拿我当朋友,假如你有一天明白我的心,说你受苦了,我只能谢谢你让我喜欢上你,虽然得不到,暗自想来起码能自我感动。


 


我和别人在一起很幸福,原来你那样爱护过我,虽然我们没有可能,冥冥之后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但是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感铭在心。


 


有了这句谢谢,就此再不提值得不值得了。


 


PS:鹿鹿,你的感觉没错,真正让我本人也认为虐的场景是河边的矮墙拆除的时候亚瑟一个人跑过去看,独自被糊了一脸灰。对亚瑟来说,那就是提前了的青春散场时过境迁。


 


还是不爱写糖,能给你们提供甜蜜糖分的人并不缺我一个,也不是一定要写虐,大起大落的剧情其实是我的短板,我想要完成从某种程度来说只有我能完成的文,有没有成功,我还不大清楚。那把目标具象些,我想要写出不那么“一次性”的文,要烦请你们细细地看,慢慢地看的故事。对于有些还小的小姑娘,如果你长大一点再来看,味道会不一样。对于还没有恋爱经验的同学,如果你有过喜欢的人了,味道也会不一样……这只是我单方面的设想,也许功力并没有到这么高超XD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有时会想,有些故事真的被读懂了吗?其实是没有的,比如《恰逢是假期》,我总觉得还有伏笔没被看透,不够过瘾。不过没有关系,哪年哪月想起我的时候再看,如果能读出新的感觉,不失是一种保留的趣味。


 


最后,是退圈的问题。我想写完《morning stars over here》。之后我就不会强求自己必须写完什么了,如果状态更好了,可以继续写,那就继续,如果不能,只能随缘,不会再任性地公开发什么宣言害你们心情有波动了。《Berrywoods》本子会出,其他的短篇暂时没有集结出本的想法了。如果你们有特别执念的文我还没完成的,可以告诉我,我会酌情+尽量满足你们。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道理我们都懂,也许此处别过他方又会相见,除开生死之阔没有永别,现在请让我暂停一下,没什么好感伤的。


 


再次致谢。

左边是水手服,右边是三个练习涂的大头_(:з」∠)_前俩黑金最后一个是小天使。今天加上了格瑞和金的角色号hhhh有趣极了
格瑞说“没有喜欢的人”,金则是“喜欢的人是格瑞”,问金为啥格瑞说他没有喜欢的人,金回答“因为他是个傲娇嘛”

你的好友【格瑞的小迷妹】已下线